韦博英语阴霾60天:创始人试图融资自救 有学员9月开始退款

来源:夏垫娄峪新闻网 2019-11-14 11:08:47

时代周刊:陈婷实习生:俞进

"韦伯英语要倒闭了,你不知道吗?"

10月12日,上海一个安静的人(不是她的真名)向《时代周刊》记者描述了当她9月29日在街上突然被另一家英语培训机构的销售人员“告知”韦伯英语(Weber English)涉嫌失业时,她是多么震惊。

她非常生气,因为不久前的中秋节假期,她悄悄花了36,800元,让一个为期两年的外籍教师用韦伯英语授课。

“什么不是欺诈?今年8月,当资金被切断,员工无力支付时,举办了两次促销活动来招生。”在网上,悄悄愤慨道。

不仅员工感到被骗,还拖欠员工,曾经相信韦伯会有数十亿美元融资的合伙人,大量支付“分期培训贷款”并加入全国各地培训中心的普通学生...都在漩涡中不知所措。

空的

10月12日,《时代周刊》的一名记者来到1931年韦伯英语在东南亚的上海总部大楼。据传闻,上海总部黑暗而空旷。除了一些来拿东西的员工,其余的都是来询问情况的前学生。

韦伯上海总部时报周刊记者10月12日报道

一名正在韦伯英语10楼办公区打扫的员工告诉时代周刊,他已经三个月没有拿到全薪了,他说:“我们都一样。”

还有一名员工的家庭成员,他的妻子是韦伯英语公司的一名员工,刚刚在9月份分娩。目前,他来韦伯上海总部休产假,是为了找公司出具领取生育津贴的文件。但是,“当大楼空了,我该找谁来敲封条?”

事实上,此次事件的核心信息主要来自韦伯英语员工。

早在9月28日,北京的韦伯员工就报道称,北京的韦伯英语的所有六个校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领到工资了,并表示所有中心都会关闭店铺,并签署“一名尽职尽责的韦伯英语员工”。

正是这个举报信打开了韦伯英国基金链的第一个缺口。第二天,我悄悄地在街上听到了上述“破产”的谣言。

10月8日,我悄悄去了韦伯的上海总部,却发现上海总部的所有韦伯员工都在办理辞职手续。那时,大多数学生仍然对此一无所知。悄悄告诉《时代周刊》记者:“几位员工告诉我,你必须尽快保护自己的权利。韦伯逃走了,我们今天都要离开。”

返回后,上述信息悄悄发布在微博上,韦伯即将离开上海的消息迅速传播开来。

10月12日,一名姓杨的学生向《泰晤士报周刊》记者透露,10月10日,他的网购英语星空广场中心店仍在正常班级。“下课后,我得知了这个消息。白天,我们还在上课。晚上,我们50个人一起去了警察局。”

杨告诉时代记者,据他所知,外籍教师的薪酬没有拖欠。“我也没有看到任何外籍教师要求工资。我听说外籍教师的薪水很可能是因为他们的外在形象。”学生说。

12日,《泰晤士报》周刊的记者看到学生前来注册退款,地点是上海环球英语大厦的一楼。但是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刊,他们不是韦伯的员工,只负责收集信息。

《泰晤士报》记者观察到,工作人员给每个前来检查情况的学生发了一份名为“学生信息登记”的表格,以收集相关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证号码、联系信息和报告的课程。

然而,许多学生告诉《泰晤士报周刊》记者,他们并不期望这样的注册会取得实际效果。

悄悄地,她正在收集在上海要求退款的韦伯英语学生的名单。列表的数量已超过1300个。“仍有许多人可能不知道这种情况。据我所知,上海的学生总数约为8000人,涉及数亿美元。”悄悄地告诉《时代周刊》的记者。

目前,上海总部的学生正计划起诉韦伯英语“欺诈”。

以上海为风暴中心,全国各地的韦伯英语教学中心也受到辐射的影响。12日下午,《广州时代周刊》记者来到韦伯英语广州天河万灵汇中心,该中心也是空的。天河北中心运行正常,但前台工作人员拒绝了《时代周刊》记者的采访要求。

韦伯英语广州万灵汇店人去楼空

暗潮汹涌

几名韦伯员工表示,拖欠工资始于8月。

据韦伯英语员工向《泰晤士报周刊》记者提供的视频显示,8月16日,韦伯英语创始人高余伟在一次内部员工会议上表示,公司将在近期签署融资协议,10月份将支付近2亿元投资。

高余伟利用这一声明暂时安抚拖欠工资的员工。

然而,10月12日凌晨,高余伟发出内部信函称,韦伯英语原本希望通过融资重新发放员工薪资,但原融资计划一直被拖延,最终导致资本链断裂。

正是在这个时候,无声的愤怒被激起了。“什么不是欺诈?今年8月,当资金被切断,员工无力支付时,举办了两次促销活动来招生。”

9月29日,在不到一个月的付款后,韦伯英语被悄悄地要求退款。韦伯说退款将在45天内成功,并拿走了与她悄悄相关的合同收据,只留下一张收据。“与他人沟通后,我了解到有些人四个月前就去退款了,说是45天,但迄今为止他们还没有看到任何钱。”悄悄模糊地担心他的合同会被“骗走”。

然而,广州韦伯英语江南西中心的一名学生也告诉《时代周刊》广州记者,她早在国庆节前就已经申请退款了。负责任的中心老师说这可以在节日后处理。"节日结束后我回来时,发现她已经走了。"

这名姓杨的学生就退款一事向《泰晤士报》记者哀叹道:“我之前也报道过一次韦伯英语,退款是在当时中途进行的。钱很快就打给了我。”但是退款是“不确定的”。

事实上,韦伯的一些员工已经做好了准备。悄悄向《时代周刊》记者提供了上海韦伯内部员工的微信聊天记录。聊天记录显示,9月份,上海韦伯的一些内部员工及其亲友已经在申请学费退款。

在聊天记录中,韦伯的员工说:“这两天我必须赚钱,否则我没有足够的钱退款。”

她平静地愤怒着,认为有理由怀疑韦伯的员工及其亲友收到的退款是由于9月份韦伯大规模优惠招生收到的现金。“10月7日,在我揭露此事之前,韦伯还在收学生的钱!"

“韦伯”的管理是分散的

韦伯英语在资本运营方面非常模糊。

10月12日,在上海总部大楼10楼的前台,《泰晤士报》的记者发现有人在墙上留下了几个字,“退学生至汇信1604”、“高余伟将所有资产转移至辛凯豆”等等。

韦伯英语上海总部,10月12日,时代周刊

《时代周刊》记者了解到,汇信1604是上海世纪快乐豆教育培训有限公司的办公室,目前办公室的大门已经关闭,办公室内仍有员工正常工作。门口张贴的通知说:“如果韦伯的员工和学生有任何要求,请联系韦伯负责人进行协商。”

快乐豆是韦伯英语的兄弟品牌。在高余伟早些时候发出的内部信函中,他承认韦伯英语的成人通用英语产品业务遭受了相当大的下滑,但开心豆、韦伯青年英语和海外考试等业务的营业额都比前一年有了良好的增长。

当时,高余伟表示,由于政策要求和魏伯庆转型的需要,公司正在对教学中心进行调整。普遍的结论是“不要动用你的心”

然而,另一个事实是,开心豆在风暴来临前悄悄改变了新的办公地点:惠新国际,与1931年南洋商业大厦相对。

悄悄告诉《泰晤士报》记者,她已经收到消息,快乐豆正试图清理与韦伯的关系。"我听说现在他们只想保留快乐豆."

在9月28日的员工披露信中,这位匿名员工还提到了开心豆的运作。

与此同时,高余伟在10月12日发布的内部信函中表示,目前开心豆有资金有限的新投资者出价。

《时代周刊》记者注意到,10月10日,上海世纪快乐豆教育培训有限公司(原名上海韦伯快乐豆教育培训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从高余伟变更为徐小明。投资者从“上海韦伯文化交流有限公司”变更为“上海杨泽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事实上,韦伯英语今天走到了这一步,这让许多人感到惊讶。韦伯英语(Weber English)成立于1998年,在国内英语培训,尤其是口语培训方面有一定的声誉和名气。

韦伯英语官方网站显示,该英语培训机构专注英语教育已有21年,在全国62个城市拥有154个培训中心。除了韦伯英语,韦伯教育的品牌还包括快乐豆、嗨英语等。其业务范围涵盖成人英语培训、青年英语培训、语言培训、海外游学等。

然而,韦伯英语培训中心的反应因地而异。

据公共媒体报道,迄今为止,深圳韦伯英语仍在努力经营。一些线人在社交网站上说商店正在寻找投资。

10月12日,“Xi安市”官方微博称,11日,Xi安韦伯英语钟楼中心停课。学生家长聚集在一起希望退款。校长说他正在寻找风险资本来支付员工工资和恢复课程。

10月11日,据宁波晚报报道,宁波的三家韦伯英语教育机构已决定离开韦伯英语公司,联合成立独立公司继续培训和教育。

三天前,厦门韦伯英语发表声明称,目前韦伯英语福建区运行良好,一切正常。

此外,湖南长沙、江苏昆山、台州、如皋等韦伯都声称自己表现良好,工资支付正常。

10月11日,长沙韦伯英语培训学校有限公司发表声明称,长沙校区有独立的法定代表人,财务独立,目前或未来不会受到影响。

昆山韦伯地区负责人表示,昆山韦伯属于一所加盟学校。昆山地区的核心管理团队和财务会计自成立以来一直独立运作和核算。自2019年9月1日起,昆山地区拥有独立经营的权利,仅与韦伯教育集团总部有品牌联系。

可以看出,韦伯英国商店在全国各地并不都是直接经营的,其中一些是特许经营模式。

特许经营模式也存在运营缺陷。《时代周刊》记者在生活信息软件上查找韦伯的英文店铺地址信息时发现,事件爆发前韦伯的英文相关页面评论大多是负面的。此外,韦伯英语的品牌形象近日直线下降。尽管它加入的一些商店现在声称经营良好,但它的未来仍蒙上阴影。

学生们深陷“分期贷款”的困境

韦伯事件的最大焦点在于许多学生对学费“分期贷款”的焦虑。

在上海韦伯英语学习者名单中,《泰晤士报》记者注意到,许多学习者是分期付款的,浦东发展银行、广发银行、京东白皮书、兆联金融、百度金融、互联网公司等金融机构都参与其中。

10月12日,杜晓曼的客服回复《泰晤士报周刊》记者称,韦伯停课后,学生们仍然需要还款,“花钱只是支付课程的一种方式,已经和你建立了独立的贷款关系。由于这是一种独立的贷款关系,为了避免影响您的信用调查,建议您按时还款。”

京东金融客服也回应称,为了避免个人信用记录的发生,有必要按照京东的白话单周期及时还款。

银行也采取了措施。悄悄说,“目前,除浦东发展银行外,其他银行没有任何宽限期,浦东发展银行已经表示可以暂时冻结学员的分期贷款。我们仍在谈判。”

《泰晤士报周刊》记者了解到,分期贷款是教育领域乃至长期公寓领域的一种常见支付方式。学生办理学费分期付款业务时,学费已经一次性从基金机构转入培训机构。学生与金融机构形成独立的贷款关系。如果他们不能按时偿还贷款,将影响个人信用调查。

10月12日,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朱涵对《时代周刊》记者表示,从法律上讲,金融机构不会让步,也不需要让步。“如果学生拒绝还款,责任由学生自己承担。银行只负责贷款,这不是错。”

在高余伟12日凌晨发出的内部员工信函中,他提到韦伯英语已经与英孚达成协议。英孚可以接受韦伯的成人学生和初中生。小李昂和兰格也在交流。

对此,他悄悄地告诉《时代周刊》记者,上海学生对高余伟已经失去信心。“他在北京也说过同样的话,但是交接不好。

位于漩涡中心的韦伯英语,以及受影响的人们,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本、图片、音频和视频)除重印外,均受时代在线版权保护,未经书面同意,禁止重印、链接、粘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果违反上述声明,网站将调查其相关法律责任。如需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请联系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福建快三投注 w88优德 500万彩票 北京快乐赛车pk10

上一篇:受托经营反而倒贴钱 秋林集团在做赔本买卖
下一篇:在生理学诺奖成果的多篇关键论文中 有这位浙江人的名字

责任编辑: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