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为离婚丈夫设计毁我名誉,我假意迎合却不动声色布下杀机(

来源:夏垫娄峪新闻网 2019-12-01 19:59:49

我打算毁了我离婚丈夫的名声,但我假装迎合他,却悄悄地建立了一个侧翼(我)

陈谦从来不喜欢甜食,但现在它和她自己的口味一样了。他过去非常喜欢玩水,但现在他似乎害怕水。即使他很少洗澡,但他总是干净的,有一种木质的香味,似乎闻起来很好,比如丢失的桃子梳。

然而,苏秦最困惑的是陈谦对自己的非凡理解。

陈谦担心会想念母亲的家人,所以她经常带些苏秦未婚时喜欢的小吃回来。但是当苏秦问他怎么知道自己喜欢这些东西时,陈谦把目光移开,只是敷衍苏秦无意中提到了它们,他想起来了。但是苏秦清楚地记得,她没有结婚的时候从来没有向陈谦提起过任何事情。

这许多疑虑甚至让她脑海里想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眼前的是你爱的人,而不是陈谦。

苏沁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急忙摇摇头,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他不是陈谦还能是谁,但是这个可怕的想法还是不能动摇,在她心里扎下了根。

苏秦去图书馆读了很多书。当他看到《幽灵和奇怪的故事》这本书时,他非常困惑。她记得舒先生说过的话。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精神的。只要她全身心地投入练习,当机会来临时,她就会变成一个恶魔,变成一个仙女。

如果今天的陈谦不是人而是恶魔,这一切似乎都可以解释。

苏秦坐在床上,等着陈谦出去收钱。他听到门外远处有脚步声。苏秦知道陈谦回来了。一到家,陈谦就直接去卧室拥抱苏秦。“秦儿,我好几天没见你了,好想你。最近,生意非常好,赚了很多钱。明天我带你去山庄放松一下,原谅我这些天太忙太疏忽了。”

自从陈谦的性别发生变化后,看着祖居被打败的生意也蒸蒸日上,越来越好。

苏秦看着陈谦,他因旅途劳累而憔悴。他感到苦恼,说不出他在隐瞒什么。他拍拍他的背。“你饿不饿?我做了些食物,等你回来。吃点东西,好好休息。”

陈谦笑得像个孩子,吃得很开心。“我的软泥真的很好。”

夜已经很深了,苏秦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睡。陈谦从后面抓住了她。“秦儿,怎么了,睡不着吗?”

心底的压力,苏秦终于忍不住问,“你真的是陈谦吗?”

她感到手臂微微颤抖,把它们拿了回来。“你为什么要问,你怀疑什么?”

苏秦背对着陈谦,看不到他的表情,只听到他的声音微微颤抖。

“那天我显然中毒了。我亲眼看到陈谦屏住了呼吸。我和他应该早就死了,但我们不知何故还活着。”

“虽然你长着同样的脸,但你有太多的不同。你不是陈谦。”

苏沁一口气说了他想说的话,但他身后的人沉默了很久。只有一声温暖的鼻息均匀地落在她的脖子上,让她知道他还在那里。

“是的,我不是陈谦。”

苏沁听到了答案,虽然心里准备好了,但还是咯噔一下。

"我是桃木梳子的梳魂."

果然,他不是人。但是苏秦没有任何恐惧。苏秦知道无论他是人还是恶魔,他都不会伤害她。

“自从你几年前把我带回来,我就爱上了你。我看着你未婚,我经常抚摸你的头发,看着你的头发变瘦。我不知道我有多满意。但是我不能自由行动,因为我不擅长训练。我以为你结婚后我们会分开。没想到,你把我带到了这里。”

“我看着你被陈谦欺负,我恨,恨陈谦为什么不珍惜你,恨自己更没用,为什么还不能修复人类形态来帮助你。但我没想到你会毒死桃梳,当我接触到陈谦的血时,我就把它附在他身上了。”

苏沁听到这话悄悄湿润了眼睛,她不用想也知道,自己也一定是被他救了。

见苏沁没有回应,陈谦似乎明白了什么,“对不起沁儿,我……”

"你认为你能指望我带我去别墅放松一下吗?"

“秦儿?”陈谦的心突然亮了起来,就算我听错了,“沁儿你说什么?你真的不怕我吗?”

苏秦翻了个身,看着陈谦。“你还在数吗?”

“数数,数数,明天去!”陈谦拥抱了苏秦,喜出望外。苏秦把头埋在陈谦的怀里。你这个傻瓜,不管你是人还是恶魔,我爱你。现在这是你在我身边。

既然陈谦和苏秦已经坦白地说了,他们就更像胶水,更爱对方。

苏秦经常缠着陈谦讲奇怪的故事,然后总是强忍着担心。

“鬼不会老不会死,但是如果我老了,他会抛弃我吗?如果我死了,他会忘记我吗?”

陈谦看穿了她的小心思,嘲笑她的愚蠢,但问她:“如果我先死,你会忘记我吗?”

“当然不是,你是我最喜欢的丈夫!再说,你是个怪物,你怎么能死?”

陈谦不情愿地摸了摸她的头发,“秦儿,我是精灵,不是怪物。”

“反正也差不多,小怪物!”

苏秦取笑他,看着他无奈的表情开心地笑着,却没有看到陈谦眼里充满孤独。

秦儿,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苏秦最近总觉得陈谦有点不对劲,脸色也很不好。他问他,但他总是推辞说最近生意太忙太累了。苏秦也这么想,他是一个精神怪物而不是人类,他怎么会生病,他没有放在心上。

但没想到,原来的灵兽也生病了。

陈谦已经昏迷了几天。甚至在他能把什么托付给苏秦之前,他就已经昏迷不醒了。

苏秦眼泪汪汪地趴在床上陪着陈谦,她抚摸着他的眉眼,仿佛看见他冲她微笑。

“当我昏迷的时候,你让我保持清醒。现在是我保护你的时候了。”

苏秦把陈谦的手轻轻地放在他的小腹上。

“丈夫,我在等你醒来,等你和我们的孩子在一起。”

九个月后。

苏秦生孩子时晕倒了。恍惚中,她似乎听到了陈谦的声音。

“秦儿……”

苏沁试着睁开眼睛,看见陈谦满脸愁容地擦去额头上的汗水。

“丈夫,给你。”

苏沁似乎并不惊讶地看到陈谦,因为她知道她的陈谦会醒来。

“秦儿,我为你努力了。如果你生下我,而我没有醒来照顾你,那岂不是该死?”

苏秦急忙举起手捂住陈谦的嘴。“别胡说八道。你是个怪物,不会死。”

"傻秦,我是精灵,不是怪物."

"那么,小怪物,答应我不要再悄悄地离开我,好吗?"

"很好"陈谦轻轻地在苏秦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这辈子,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不,是你。”

陈谦看着苏秦,睡在小家伙身边充满感动。起初,他几乎用尽了大部分精神力量来拯救苏秦。没想到,剩余的精神力量消失得如此之快,以至于他还没来得及和苏秦告别就晕倒了。

他原以为自己会如此魂飞魄散,那是苏沁日常照顾他时传递的头发滋养了他的灵魂,而这个带着他鲜血的小家伙的出现,也唤醒了他的意识。

他的精神力量像普通人一样消失了。虽然他不再有漫长而不必要的生活,但只有几十年,他才能陪伴妻子和孩子。这种生活已经足够了。(作品名称:桃木梳子,作者:徐酒。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

手机买彩票 江西快3 湖南幸运赛车 pk10聊天室

上一篇:天空体育:切尔西准备与亚伯拉罕、托莫里续约5年
下一篇:国庆假期象山“圈粉”169.82万人次 实现旅游总收入17.

责任编辑:匿名